静家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 对晋剧《傅山进京》的一点想法

对晋剧《傅山进京》的一点想法

http://fushufen8.cn |2020-08-01 05:39:29

(配图)

2016年5月9日晚,南京紫金大戏院晋剧《傅山进京》,谢涛主演。我社一行9人前去观看。

我个人之前是听闻这戏如何如何不错,所以还做了推荐,不过看下来,见面不如闻名。编剧、作曲、演员,槽点多多。我不想分类说了,有的问题是几个方面交织在一起的。姑且让我想到哪里说到哪里。

一如既往新编戏主题先行的风格,不断的在鸡血,几乎每一场每一段都在打鸡血、撒狗血,飙高音拖长音,我看的很累,审美疲劳,看到后面真盼着赶紧结束,真到了结尾,反而平平淡淡收尾了。窃以为这类写知识分子和当权者冲突的戏,以《曹杨》为佳,不预设立场,从各自立场看都能得出不同的体悟,而不是生硬的思想教育,告诉观众应该赞美什么不爽什么,太刻意了,反而没有思想的深度,落了下乘。

女演员谢涛演73岁的傅山,雌音重,能听出有些地方她努力想找苍劲,但是一到高音就显得很娘,让我没法入戏。尤其是和皇帝对唱那段,很难从音色上分辨出她和演皇帝的小生之间的区别。73岁的老人,身段应该怎样,不难琢磨,可是除了情绪激动的几个跪搓(年轻角色情绪激动起来跪搓也是那样),身段显得很打开,很舒展,很利索,转身、举手、眼神,都是年轻人的范儿。

说到身段,这个戏几乎没有身段。话剧加唱,依旧是新编戏的通病,传统的虚拟性、程式性、写意性的身段没有,让演员发挥的地方也没有,身段相当简单。另外,谢涛有个大失误,不知道是今天恍惚了没做好,还是一直都这么演。下驴的身段,这一身段是从生活中来的,无论是马、驴、自行车,都一样,每个人心里琢磨下过程都能明白,这也是基本的戏曲身段,可是她今天下驴,右脚应该是从外向里、从前往后的这么一个体现把右腿从驴的右边搬下来的身段,她却做反了,那是上的身段。

73岁的老人,还是那样一个大知识分子,风范应如何?哪怕是骂人,也不应该跟年轻的愤青一样吧?“傅山”几乎从头骂到尾,每一场,每一段,都在不爽,都在骂,都在说同一个意思“我不爽!我有气节!”看多了乏味,而且逢唱必有拖长音飙高音的狗血鸡血满场飞,好像是催着观众赶紧鼓掌,催着让观众知道这是高潮,逼着观众去感动。好的戏,好的词和曲,是不经意间动人心魄的,不是廉价要来的掌声。这也是新编戏的通病,刻意的煽情,刻意的制造气氛,刻意的反复突出主题。尤其是在圆觉寺见皇帝那场戏,你这个有节操有涵养有岁数的知识分子,心里不爽权贵,不认同现今政权,想要学李白那样风轻云淡的面对皇帝,那你矜持点啊,你把心里的淡定也变现出来啊,用一种从平和中由内自生的那种不屑的唱腔去表现啊。观众看到的,是一个嘴上说不在乎皇帝,却在不断的飙高音拖长音,不断的在亢奋激动的愤青“傅山”,哪里有半点太白醉写的那种气度?人家皇帝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大度退让,你唱的心声是不谈政治,行动却是不断的指桑骂槐去激怒要跟你谈书法的皇帝。七十多岁的人,每一场都那样频繁的激动真的可以么?

顺带提一句严谨性,你让傅山和康熙都在雪地里打起了太极拳不要紧,可为嘛偏偏是杨式太极,这时杨露禅的爷爷恐怕还没出生呢。说到武术,再提一句皇帝在宫里的那健身习武性质的舞剑,实实的太难看啊!没腕没劲头。

最后那点情节,过渡的太快了,“傅山”被人坑了,推到在地被人当做下跪谢恩,皇上得意的大笑下场,本以为他又要愤青撒狗血了呢,谁知道他却很欣慰的称赞了皇帝的字,还扔了掉那身标榜心念前朝的红衣服,然后就平淡的全场结束了。如果是他自己乐见被人坑,给自己台阶下,也给皇帝台阶下,皆大欢喜的心情,那就是假清高啊,又何必之前真心的愤青了那么久,念念不忘他的气节呢。

整个编剧、作曲、演员的综合,并没有让我看到有气节的“傅山”,反而看到了种种劣根性。想要气节,不肯上京,顾念当地官员的前程和全家人的性命,被迫上京了,上京之后一直闹别扭拒绝皇帝示好,你这时就不考虑别人的前程和全家性命了?想要气节,你归隐不成又不愿屈服,可以自尽啊,不,他说了,要留下名,要拒绝、要抗命之后被人弄死才可以。你觉得认同新政权是奴性,那忠于前朝就不是奴性了?恩,人家除了骂当朝,把前朝皇帝也骂了,删《孟子》导致了乱党生,又杀了那么多士人,可是你却依旧那么眷恋前朝,不是奴性么?其实就是民族矛盾,却非要扯到读书人的高洁和奴性上,明朝杀士人,那是汉人内部的事情,天下是汉人的,但是满人来了就不行,哪怕满人开博学鸿儒科示好知识分子,哪怕皇帝对我一再的忍让大度,我还是不爽你,这不是奴性和性高洁的问题,这是民族问题。

演皇帝的这个演员,嗓子不错,主要是小嗓和高音不错,一开始似乎状态不佳,能高不能低,气拖不住,低音部分和大嗓部门很奇怪,甚至还有明显唱破唱滑掉的音。

新编戏常有的做梦一场戏,这戏里也有,似乎是一定要安排一个旦角的戏份,类似《牡丹亭幽媾》的桥段,看着画,梦见亡妻,旦角演员可能是自身的问题,也可能是作曲的问题,整个唱像歌,主席说让他想到了郭兰英,我说郭最早就是唱山西梆子的。这一场戏,有一段唱前的间奏过门,那旋律一模一样,让我们几个不约而同想顺着这个旋律张嘴唱起“一条大河波浪宽”。

全场演出看下来,演冯溥的演员梁忠威最好,老态、窘态、媚态拿捏的很到位,与其他演员的配合间,眼神、表情、气口、节奏都相当的舒服。最后谢幕我们给他喊了好几声好。

这戏的调度转场几乎都是无缝衔接,这一场结束直接上一下场的某个人,念一句或者唱一句,暗灯,单给这个人追光,其他人赶紧下场,捡场的换道具。也是新编戏的风格,加快节奏。可是无论节奏怎么快,暗灯就是冷场,就是打断观众看戏的心情,影响整个剧情的发展。传统戏曲的换场多么巧妙,一场完,拉二道幕,要么前一场的演员不下,要么下一场的演员上,在二道幕前表演,然后拉开二道幕,自然就过渡了。看《牡丹亭》“游园惊梦”一折,杜丽娘和春香二人从闺房到花园再回闺房,一直在台上没下去,却让观众看到了戏曲特有的方寸舞台上时间和空间的变换。

说到捡场,剧团的人手真紧啊,都是穿着行头的演员在搬道具,虽说是暗场,但并没有全暗,还是能看见的。如果是人手原因,没啥可说的,如果不是,希望能做的更精致一些。

另外,取一根病人的头发给傅山,他很快就能看出病人什么时候生的病,生的是什么病,连相思病都能从头发上看出来,简直是“黑科技”啊!我一直以为头发只能看重金属摄入、看营养摄取,而且还是要化验的。剧中“傅山”“望闻问切”一概不用,一根头发就行,比孙大圣的悬丝诊脉更胜一筹。

图片
  • 对晋剧《傅山进京》的一点想法
  • "津门舞韵"惊艳亮相(组图)
  • 陈少云、熊明霞主演京剧《坐楼杀惜》22日亮相石家庄